365bet足球官方开户网-苏格兰的“欧洲梦”会让鲍里斯成为“联合王国末代首相”吗?
2019-08-04 12:55:33 来源:本站
“无协议脱欧”的可怕前景、不到一百天的准备时间,这些都让英国上下一时间风声鹤唳。出身苏格兰的前首相布朗甚至还悲观地感叹,称约翰逊有可能是“联合王国的最后一任首相”。

当地时间2019年7月31日,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访问北爱尔兰。 视觉中国 图

鲍里斯·约翰逊就任首相后,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前景一时间变得十分现实。

早在竞选保守党党魁时,约翰逊就发誓将不计代价使英国在10月31日以前脱欧。内阁重组后,新成员们被告知,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大限之前实现脱欧,约翰逊不想听见“如果”和“但是”。

在就职后第一次议会演讲中,约翰逊则对全国放下豪言,称要通过如期脱欧将英国人重新团结在一起。他的目标是“为联合王国注入活力”,以及让国家“再次伟大”,就算没有与欧盟的新协议也在所不惜。

然而,“无协议脱欧”的可怕前景、不到一百天的准备时间,这些都让全国上下一时间风声鹤唳。苏格兰、北爱等地出现了不少担忧和反对声音,关于苏格兰是否会走向独立的猜测也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出身苏格兰的前首相布朗甚至还悲观地感叹,称约翰逊有可能是“联合王国的最后一任首相”。

苏格兰曾在2014年9月举行过一次独立公投,支持独立者最终以46%的比例,小幅落败于主张苏格兰留在英国的选民,后者比例达到54%。有观点认为,获胜一方的部分选民之所以支持“留英”,是因为希望保持欧盟公民身份,而不用在苏格兰独立后等待重新被欧盟接纳。

本周二(7月30日),约翰逊结束了自己就任首相后的第一次苏格兰之行,访问途中,他分别会见了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尼古拉·斯特金,以及保守党在苏格兰地区的领导人露丝·戴维森。为了拉拢苏格兰,他宣布将向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投资总计3亿英镑,助推当地社区和企业发展。

“大家都明白这不过是约翰逊的小恩小惠。”苏格兰通俗小说作家玛格丽特·基尔克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我们(独立派)很清楚,这不是讨价还价的问题,而是他(约翰逊)代表了保守、陈旧、迷信自由市场的英格兰民族主义,这一切与这片土地格格不入。”

约翰逊四面受敌

苏格兰一向令约翰逊感到头疼。爱丁堡之行似乎证明,这种头疼还将持续下去。

7月29日,刚刚抵达苏格兰的新首相就遭遇了当地官员和围观者们的冷遇。苏格兰民族党领袖斯特金在其官邸前等待与前来的约翰逊握手,然而,官邸前聚集的人群还未等待两人照面寒暄,就爆发出一阵阵嘘声。他们显然不欢迎约翰逊的到访。

当地时间2019年7月29日,英国苏格兰爱丁堡,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与苏格兰民族党领袖斯特金尼古拉·斯特金会晤。官邸前聚集的人群用阵阵嘘声“欢迎”约翰逊的到访。 视觉中国 图

即便是约翰逊理论上的“下属”——保守党在苏格兰地区的领导人露丝·戴维森,也在访问期间向他发难。戴维德森在会见约翰逊时表达了对“无协议脱欧”的担忧,她害怕苏格兰民族党会抓住“无协议脱欧”来大做文章,为组织二次独立公投造势。

戴维森的反对为约翰逊敲响了警钟。在脱欧大限逼近的关键节点,戴维森并非政治天平上无关紧要的地方角色。因为她的努力,保守党近年来在苏格兰地区实现了难得的复兴。党内的左翼甚至将她看作未来党魁的潜在人选。另外,她还在保守党内倡导一种更“包容”的保守主义,并在3年前的脱欧公投中投下了留欧票。

根据保守党的规则,由于戴维森之前拒绝进入英国议会,坚持担任苏格兰议会议员,她将不可能在近期问鼎保守党党魁位置。没有政治野心的事实给了她在党内挑战约翰逊的道义正当性,约翰逊在程序上将不可能在党内对她采取实质性敌对行动。

“三年前我与脱欧派论战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提到无协议硬脱欧的可能性。(脱欧派)没有一个人指出英欧之间贸易流动被打断、替代安排缺位的可怕前景。”戴维森在约翰逊访问苏格兰之前撰文如此写道。

除了“敌人”斯特金和“下属”戴维森,目前约翰逊领衔的强硬脱欧派把持内阁的局面还引发了更多人的担心,就连前首相布朗也不例外。布朗日前谈及了一份民调数据,他称该数据显示目前保守党内有近6成成员愿意为了脱欧大业放弃英格兰与北爱尔兰的联合,而愿意牺牲苏格兰的人甚至更多,比例达到了63%。

《经济学人》杂志对此评论称,目前的保守党只是害怕自己输给强硬的“脱欧党”,而不关心英国是否还能维持统一。《纽约时报》7月29日则分析称,不少批评者担心约翰逊将难以抗拒英格兰民族主义的诱惑,以英国脱欧作为压倒一切的优先事项,因而忽视英格兰与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的联系。

苏格兰更像欧洲?

如果说以约翰逊为首的英格兰民族主义者正在削弱英格兰与苏格兰之间的团结,那么苏格兰独立派则时刻不忘强调苏格兰与欧洲千丝万缕的联系。实际上,欧洲认同是苏格兰民族党推动二次独立公投的首要王牌。

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中,仅有38%的苏格兰民众支持脱欧,希望留欧的比例高达62%。在经济方面,苏格兰与欧盟联系密切。根据苏格兰地方政府的数据,2018年苏格兰对欧出口达到其出口总量的18%,能源方面更加突出,对欧油气出口甚至达到近40%。有分析指出,在欧陆大国能源需求高涨的当下,苏格兰的油气在欧盟拥有良好的市场前景。

另外,不少苏格兰公众相信,苏格兰在社会治理方面的价值取向也与英格兰不同,反倒与欧盟更加接近。

“在某些方面,苏格兰的文化和社会政策取向与北欧更加接近。” 苏格兰通俗小说作家玛格丽特·基尔克说,“不少苏格兰人是北欧式民主社会主义的拥趸,相反,经典的盎格鲁-撒克逊式的‘撒切尔自由主义’却在苏格兰‘风评’很差。”

不过,“欧洲梦”很难说是苏格兰民族党的终极目标。事实上,在1990年代苏格兰民族党也曾大打“欧洲牌”,以便在面对伦敦政府的时候拥有更多的自主性甚至讨价还价的筹码。1993年,苏格兰民族党接受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获得了在欧盟地区委员会中的席位,由此大大拓展了在欧盟层面的活动空间。

有批评指出,苏格兰民族党近来不断鼓吹“欧洲价值观”,目的还是为了拓宽本党的行动空间并提高意识形态辨识度,属于策略选择。

研究英国政治的学者狄迪尔·雷韦斯特在2016年脱欧辩论高潮时曾撰文分析称,苏格兰民族党已经意识到,在现代政治多元社会,打传统的族群民族主义牌(ethnic nationalism)已难以引发民众共鸣,强行渲染苏格兰-英格兰二元对立反倒可能导致民意反弹。因此有必要把“苏格兰价值”与欧洲认同“捆绑”。此外,传统民族主义难以弥合社会阶层间的对立。为了实现苏格兰内部的高度团结,强调平等、福利社会等“欧洲价值”以及在自由市场问题上采取较为中间的态度,有助于吸引不同阶层选民。

英国脱欧沦为“拖欧”或使苏格兰三思

尽管苏格兰方面害怕“无协议脱欧”的可怕后果,但当下谈论苏格兰独立似乎依然为时尚早。积极推动二次独立公投的民族党目前并没有给出任何时间表。《纽约时报》分析认为,当年投票反对脱欧的苏格兰人确实占多数,这些人希望脱离英国并留在欧盟内。不过,英国脱欧拖沓冗长的过程将引发他们对“脱英”陷入类似局面的恐惧。

“的确,脱欧对独立派来说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基尔克说,“脱欧,特别是约翰逊可能带来的‘无协议脱欧’,显然会提升独立派的民意支持。但是,真走到了那一步,苏格兰老百姓们是否能够接受像英国脱欧一样耗时多年、来回拉锯的独立进程呢?”

此外,约翰逊也多次以上一次独立公投已经明确了民意为由,称“在一代人的时间内”不应进行新的苏格兰独立公投。根据英国并不成文的“弹性宪法”,苏格兰组织独立公投必须征得英国政府的同意。

“不管苏格兰地方政府的声音多响,以约翰逊为首的英国内阁显然难以同意立即进行独立二次公投的倡议。”曾在欧洲议会工作的前英国官员杰弗里·哈里斯告诉澎湃新闻,“其中一个主要反对理由就是这可能造成反复公投的先例。除了苏格兰,北爱的一些人也正在奔走呼号,为北爱与爱尔兰共和国的合并制造舆论。”

目前,关于如何组织二次独立公投,各方并无定见。2012年签订的《爱丁堡协定》是2014年第一次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法律基础。然而,该协定并没有约定如果独立倡议未能通过,独立派能在多久之后发起二次独立公投。

“现在没有人能够预测苏格兰未来几年甚至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但我还是有一种感觉,这一代独立派们正在见证苏格兰的历史。”基尔克说。